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哔

白惟(velownica)的小居

 
 
 

日志

 
 
关于我

喜欢H喜欢LG喜欢LP们~~~ 偶是女王~~~ 有事可以在这里留言,女王的联系方式当然不是能够随便说的~~~

《欲望都市》与婚礼  

2009-04-05 23:15:00|  分类: 心情牢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望都市》与婚礼 - 白惟 - ……哔

 

他的招呼是她结局的终点                        his hello was the end of her endings

她的笑声是他们走向红毯的第一步         her laugh was their first step down the aisle

他的手要让她牵一辈子                           his hand woule be hers to hole forever

他承诺的永远就像她的微笑那么简单      his forever was as simple as her smile

他说她就是那失落的一角                        he said she was what was missing

她立刻说她懂                                          she said instantly she knew

她就是那个等待被回答的问题                 she was a question to be answered

他的答案是“我愿意”                            and his answer was , [i do]

 

                                                                  ——Carrie Bradshaw《SEX AND THE CATY》

 

在《欲望都市》出现的很多次场景中,唯独第二季婚礼的这首诗让我念念不忘

“婚礼”究竟代表着什么,而“婚姻”又代表着什么?

绝大多数时候,我的思维基本上都是朝着悲观主义倾向过去的。

“爱情”“婚姻”“永远”,这一类的词汇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再也不去相信。

去年夏天,朋友结束了一段我并不看好的感情,似乎从开始我就知道会以悲剧收尾,尽管在朋友痛苦分手的时候我也跟着一起伤心一起叹息,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一开始就注定好悲剧结尾的事情,除了看到朋友受伤的不舍之外,再提不起精神去付出更多的激情。

虽然一直都在说,感情并没有对错,尽管选错了人去释放,但爱情本身都是美好的。

可是,选错了人去释放感情,得不到结果和回应的心情,又是不是等于无用功呢?

“爱过了就无怨无悔”,这句话从小就在听,但是一直都觉得这句话纯粹是感情的失败者在自我安慰。

至少爱过,在回忆着自己爱过这个事实之后,“爱错”这个结局永远都是让人黯然神伤的。

然而无论怎样,我都是喜欢那首诗的。

或许对于女人,婚礼永远都是憧憬。白色的婚纱,迷人的花朵,在亲人的祝福之下和心爱的男人宣誓“我愿意”。

每个人都希望自己就是自己伴侣失落的那一角,都希望对方和自己是最契合的灵魂伴侣,很多人也都为了寻找最且和自己的那一角不断的离婚、结婚

但在这个连“爱”都成为了神话的世界中,灵魂早已经被蒙上了一层灰蒙蒙的尘埃,又有谁能够看清楚自己的灵魂究竟缺失了哪一角……

《欲望都市》尽管披着成人剧的外皮,却依然是一场童话。女主角都找到了自己的爱人,萨曼莎依然享受着单身生活,就连片子中两个总是针锋相对的两个gay,也在最后成为了一对。

人总是能够找到属于自己的那一部分

“you are the one”

你是我的唯一

carry等待BIG说这句话等了很多年

而一生中,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等到这句话呢?

  评论这张
 
阅读(19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