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哔

白惟(velownica)的小居

 
 
 

日志

 
 
关于我

喜欢H喜欢LG喜欢LP们~~~ 偶是女王~~~ 有事可以在这里留言,女王的联系方式当然不是能够随便说的~~~

《巧克力情缘》  

2009-12-17 04:11:15|  分类: 女王的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久么有贴文了。。。。好吧,其实也是很久么有更博了。。。

突然间发现,偶居然还有可以贴在博里面不会被和谐掉的文(抽)难得的清水甜文么~~

老瓶装新酒的结果,写这个之前把以前写的版本拿出来看了一次,然后HLL的囧掉了“这是我写的么,,,为毛白成这样都么有被扔掉”。。。可能这就是所谓的成长吧~能多了点现实感尊不错~~~金融危机果然也冲击到了女王偶的文章里~《巧克力情缘》 - 白惟 - ……哔

然后又看了一次自己这次写的文,突然觉得主角何安为什么这么像老大旻灏。。。看文章的时候总觉得眼前出现温温柔柔还带点小狡黠的旻灏。我喜欢何安~~也喜欢温温柔柔的老大~那么干净那么舒服~这就是所谓的治愈系吧~~~

不过好可惜,,,程一文完全不像元羲,,,眼前想象着元羲会“这样那样”做,,,,在想象的时候就被自己囧到放弃想象。。。。谁能指望土匪or流氓or狼人(未来)孩子气又直率呢。。。自己吐槽一句,,,程一文尊的很像叔叔版本的飒,,,,小乖、元羲,,偶对不起你们。。

…………………………………………………………

正文

 

                    巧克力情缘

 

    

选择了自己喜欢的工作并且不把它搞砸的人,究竟有多少呢?

从一叠账单中抬起头,何安看着窗外,思考着刚刚从脑海中冒出来的问题。

然而当列举到第十个人的时候,何安选择了放弃思考。继续看着手头催缴费用的账单,在账单的下面他抽出店铺续租的合同,因为店铺开始向着入不敷出的方向发展,何安的表情黯淡了下来。

不过郁闷的表情并没能在他的脸上保留太久,随着店门口的铃铛因为店门开启发出悦耳的铃声,就像条件反射一样,何安露出职业笑容说道:“欢迎光临‘巧克力甜品店’。”

“一盘巧克力意面,一杯热可可。”一边说着一边坐在吧台凳上,穿着西装的男人对何安像时下年轻人流行的那样打了个招呼。

“工作还算顺利吗?”把食物推到早就成为常客的程一文面前,何安温柔的笑着。

一边说着“还算可以吧”之类夹杂着抱怨的工作情况,程一文一边用叉子戳了戳眼前淋上了可可的特制意面,挑起面条放进嘴里。

“好吃!”

看着对方就像孩子一样的灿烂笑容,映衬着窗外明媚却并不刺眼的阳光,何安不自在的转过头,想要掩饰自己微微泛起红晕的脸。

为什么分明是成年人却还会露出这样的表情,何安埋头继续准备食物,却觉得自己阴郁的心情因为那个人的一句“好吃”而变得开朗起来。

绕过吧台把食物端到顾客的桌子上,眼角余光不由自主的飘向程一文的背影,阳光洒在他的背后,让那个人看起来就像镶嵌在阳光中一样,温柔而契合。

这是何安最喜欢的一道风景,最重要的,是那个景色里面有那个人,那个何安喜欢着的程一文。

喜欢一个人是件很不可思议的事,但他的喜欢是个秘密,或许不会有说出来的那一天。

*************************************

何安记不清程一文什么时候成了自己店里的老顾客,但他清楚的记得自己喜欢上那个人是什么时候。

那天在下雨,何安懒洋洋的靠在吧台上,托着腮静静的看着雨滴发呆。

老歌回荡在店铺里,让本来就湿润的空气中染上了一些怀旧的忧郁。微微眯起眼,何安知道自己是个愚蠢的浪漫主义者,否则他也不会在这样的天气这么晚依然留在一个顾客都没有的店里,或许更不会经营这种对于一个男人而言有点可笑的巧克力甜品店。

自嘲的笑了起来,目光散漫的游移在空荡荡的店里,他喜欢这种老电影一样的气氛,心可以跟着音乐一起沉下去,然后像在柔软的被子里打过滚一样,满溢着舒适与满足感的浮起来。

何安的手指不由自主的轻轻敲打着桌面,修长白皙的双手,似乎曾经被谁说过,他比起做糕点师傅更适合去摆弄乐器。叹了口气,何安不愿意去回想究竟是谁说过的这句话。

曾经的恋人以及曾经的恋情何安确定自己早已让那些成为了过去式,但尽管已经过了三年多,他依然在回想起来的时候,会有点心痛。

他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的感情总是很脆弱,但让他无法释怀的却是当一切结束的时候,为什么付出的所有感情都要随着恋情的失败而一起烟消云散。

那些感情就像投入深不见底的湖水中一样,当湖面的涟漪消退再次恢复平静时,那些付出也跟着再找不到一点点曾经的痕迹。

或许也有一些东西保留了下来,那就是伤口,以及因为怕再次受伤而变得越来越胆小的自己。何安一直都不敢再去接触恋爱,他就是胆小而且懦弱的,把自己封闭在一个壳子里,不愿意去打开。

人总是要向前看的,这种鼓励自己的话何安说过无数次,但他除了窗外随着季节更换的景色,什么都看不到。

“叮铃铃铃——”

门口苏格兰风格的铃铛随着店门打开轻轻摇晃着发出一连串的声音,何安回过神来,看着门口出现的男人带着一身湿气急急忙忙的合拢上雨伞。

“……欢迎光临……”

一脸讶异的看着雨天也依然出现在店里的常客,何安保持着那样的表情一直到对方坐在了吧台凳上才想起来说点什么。

“应该说‘这么晚还依然照顾生意万分感谢’才对吧!”

把公文包扔在吧台上,程一文抹了抹粘上雨水的脸。“先来一杯热可可。”

“你确定要在这里吃东西?”看看时钟已经指向晚上9点半,何安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店长要是已经停止营业的话,就算胁迫你我也要让你给我弄吃的。”

递过热可可,顺手把几个布丁端给对方,何安很无辜的摊开双手。“如你所见,甜品店是不出售正餐的。”

狼吞虎咽的把几个布丁塞进嘴里,两腮被撑得鼓起来的男人哀怨的望着无奈的何安。“我已经……我晚上……只吃了一个面包……做饭!什么都行……”

一边说着“这里又不是家庭餐厅”一边把意大利面放进锅里,觉得自己的备用口粮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能派上用场,何安看着开始变软的面条,叹了口气。

“虽然我知道不太可能,但我真的很想说‘下不为例’。”

对着看到食物好像孩子一样差点流出口水的男人,何安不太确定他把自己的话听到了耳朵里。但看着那个人用几乎把盘子吞进肚子里一样的势头大口咀嚼,被感染了一样,觉得也有点饿了的何安拿起布丁。

“嘿!别和饿疯了的人抢东西吃!”

抓住何安的手腕把布丁凑到自己嘴边咬了一口,程一文的笑容带着孩子一样的调皮。

“这是我的店。”

“但我是最饿的人!”

对方理直气壮的说法让何安一时间找不到什么话来反驳,拿着那个被啃过的布丁,撇撇嘴,他看着对方把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吃干净,然后恋恋不舍的忍耐着没有将舔盘子的冲动付诸于实践。

“店长的主食做的也很好吃。”

“我记得我刚刚说过——‘下不为例’。”挑起单边的眉毛,何安的职业道德控制着他不至于一拳揍在那张笑容灿烂的脸上。

“特殊天气特殊服务。”

“特殊服务就要支付双倍的特殊价格。”

眯起眼睛露出营业笑容,觉得自己被这个人折腾了半天之后,刚刚郁闷的心情早已经烟消云散。欣赏着对方有点垮下来的表情,何安的心情更加跃然了一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就开始成为熟客的男人,何安发现在不经意的时候,他开始变得期待这个人的出现。

看着何安的表情不像刚刚一样轻松,程一文开口:“店长今天有点不太对劲。”

停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方说些什么,注视着有点担心的男人,何安弯起嘴角,似乎想到什么一样说:“可能是没用一贯开场白的缘故。”

“一贯开场白?”重复了一次,显然,程一文并不清楚何安的意思。

“我一直很喜欢说‘今天天气真好’,不是吗?”指了指窗外,何安耸耸肩。“但是下雨了,所以就像少了点什么一样。”

本来以为程一文会笑着说自己根本没有过这样的开场白,但是对方却意外的沉默的思考起来。

“今天天气很好,店长。”

“你喜欢下雨?”

“不太喜欢。”望着何安的眼睛,程一文微笑着就说道:“但是因为这样的天气可以和店长单独在一起,我觉得是个好天气。”

被那双直率的眼睛望着,何安觉得自己的呼吸变得有点困难,试图移开视线,但是他做不到。黑色的眼睛带着真诚以及和年龄不符的孩子气,何安知道,自己从一开始就被这样的目光吸引了。

“而且这样的天气还能得到特殊服务。”

说着程一文又一次握住何安的手腕,啃着他手里的布丁。

“……特殊服务可不包括这个。”

何安抽回手,那个人掌心的温度传达到他的手腕,他不知道自己已经急促起来的心跳会不会被程一文发觉。

抬眼,程一文认真的开口:“下班的时候看到店长这里的灯还亮着,一开始以为是忘记关灯。当发现店长还在这里,真的能够感觉到心都暖和起来了。”

程一文温和的笑了起来,和他的眼神以及声音一样,那个笑容让何安感觉到温暖和真诚。低下头,何安也跟着轻轻笑了起来。

他的手腕依然残留着程一文掌心的温度,何安将自己的手指覆盖在了上面。他喜欢上了那个人,尽管已经很久没有过这样的感觉,但他依然可以确定,这一刻自己陷入了恋爱。

看着那个人一脸幸福的把最后一口布丁塞进嘴里,何安露出微笑。

他喜欢这个人,但这是他的秘密。

………………………………………………………………………………

何安时不时觉得上天总很喜欢和他开一些怀揣着恶意的小玩笑,比方说现在,眼前的不速之客。

目光触及对方曾经让他深深迷恋的笑容,虽然早想到过住在同一个城市里总会不经意见面,但是何安直到今天依然觉得,自己没有做好和前情人见面的准备,尤其是现在,到处飘荡着《圣诞欢乐》歌的圣诞节夜晚,自己忙了一天感觉到疲惫的时候。

“小安,好久不见。”

如果有恶魔存在,何安确定那个恶魔就在自己眼前。好像久未谋面的老友一样开口的男人,和三年多以前冷淡甩开他的男人,是同一个人。

冷淡的笑笑,尽管肌肉有点僵硬,何安也用最大限度控制着自己不至于立刻丢下店铺跑得像被追杀。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永远看不到你,苏岩。”

这是何安的心声,当初分手的时候,如果不是因为太留恋这个城市的一切,何安不止一次的产生过想要背井离乡跑得越远越好的念头。

“无论过了多久小安都是一样可爱。”

苏岩伸出手想要摸摸何安微卷的黑发,但是伸出的手却被对方狠狠甩开。

“给你三分钟把来意说清楚然后出去。”

那个人的习惯动作让往事再一次涌上何安的心头,转移开视线,他现在很盼望着能进来个客人,让他不至于和苏岩继续面对面交谈。

似乎并不在意对方的冷淡,耸耸肩,苏岩英俊的脸上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摊开手,他说道:“Blue Rain在情人节十五周年店庆,想请我们作为嘉宾师傅现场演示糕点制作。”停了一下看着何安深褐色的眼睛,他继续说道:“这是郑师傅的邀请。”

何安沉默了,Blue Rain是他毕业以后的第一个工作地点,直到自己三年前辞职,一直受到长辈一样的老板郑师傅关照。他知道自己应该答应这个邀请,但是,那个地方对于何安而言,又是充满着他早已经封存起来记忆的地方。

刚刚毕业之后喜欢上了对待自己的温柔的前辈苏岩,相恋的时候以为永远就会这样幸福的生活下去,然而到了最后,却因为对方要结婚而被狠狠的甩开。

这一切何安都不想再去重温,他已经躲到了壳里去舔舐伤口,但是为什么保护着自己的壳也变得不再安全。《圣诞欢乐》歌听在何安的耳朵里变得格外恼人,从分手的那个时候开始,他变得讨厌一切会让他感觉到寂寞的节日。

“你犹豫是因为这么久了还在介意我的事?”低头脸孔凑近何安,苏岩近距离的看着何安的眼睛。“我喜欢你这种很容易猜透的性格。”

“如果你以自己能把别人伤害很深而沾沾自喜,那么门在后面,你知道怎么出去。”

何安几乎是话音刚落,就看到店门随着铃铛的声音打开,程一文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后。

“……打扰了。”

推开和自己姿势暧昧的苏岩,何安觉得老天的玩笑开得有点过头。虽然他刚刚盼着有个客人能够缓解他和苏岩之间的尴尬,但是那个客人绝不是程一文。

“欢迎光临。”故作轻松的想要露出微笑,但何安发现,自己的面部肌肉比想象中更加僵硬。

程一文只是对何安点点头,然后看着何安身边的苏岩,脸上没什么表情。

“我先走了,你考虑好了通知我。”

“等等。”叫住想要走开的苏岩,何安说道:“我答应,我欠郑师傅人情太多了,所以……”

露出一个颇有深意的笑容,没有再说什么,苏岩的身影消失在了店门后面。

“你的脸色不太好。”拍了拍何安的肩膀,程一文担心的看着对方明显苍白的脸色。“和那个人吵架了?”

“只是有点累。”看着对方的脸,何安轻轻笑了起来,他不知道自己是否对苏岩还有所留恋,但是他知道看着程一文的时候,他可以轻松的笑出来。

看看门口那个人消失的方向,程一文坐在吧台凳上,问道:“那个人是以前的熟人?”

“嗯,原来工作场所的前辈,很久没见过了。”

似乎想再问些什么但又有些犹豫,拿过杯子自己倒了一杯热可可,程一文开口:“原来的工作地点?店长自己开店也有一段时间了,那么说店长今年多大了?”

“你觉得呢?”

“26岁?”似乎挑了一个自己觉得比较离谱的数字,程一文嘟囔着补充:“店长看起来比这个岁数要年轻得多,但好歹也自己开了那么久的店……”

因为对方为难的表情哑然失笑,忍耐着笑意,何安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说接下来的事实。

“明年春天我就要30岁了。”

“骗人!娃娃脸也要有个限度!”几乎要拍着桌子站起来一样瞪大眼睛盯着何安,程一文继续说道:“接下来不要告诉我,你已经有了快上小学的孩子!我会受打击的!”

笑着耸耸肩,何安露出遗憾的表情。“这一点很抱歉,至今依然是单身。”

到了快要30岁依旧孑然一身,想到这个事实,何安刚刚好转起来的心情又一次跌入谷底。从那个时候开始已经有多少节日只能独自度过,看着程一文,他觉得快要30岁的自己陷入单恋也显得那么可笑。

“我也是单身啊。”程一文孩子气的笑了起来。“今天刚刚恢复单身。”

有点莫名其妙的看着对方,何安想不明白为什么外表高大帅气而且笑起来诚恳带点孩子气的男人会偏偏在圣诞节成为单身贵族。

“都已经要谈婚论嫁的女朋友居然说我和她交往的感觉总是不对,所以我就说要不要分开试试看,她居然在这种时候立刻答应了。”可怜巴巴的看着何安,程一文一副欲哭无泪的样子。“别的同事25岁都已经结婚了,我却在这种岁数单身,真没道理。”

何安觉得自己可笑的程度又增加了一些,他喜欢上了比自己小5岁的正常男人,尽管对方暂时没有女朋友,但何安依然觉得自己的恋情比上一次更加无望。

一边微笑着安慰有点伤心又有点愤愤不平的男人一边拿出吃的东西,看着程一文见到吃的就立刻把不愉快扔到脑后的样子,何安不让自己去想太多。

“啊,对了,圣诞快乐。”

彩色的纸袋推到何安面前,有点不解的望着自己的圣诞礼物,何安迟疑的说道:“这个不是没能送给女朋友才转手送给我的吧?”

“当然不是。”

觉得程一文有点恼火的表情比礼物更可爱,打开纸袋,何安看着里面浅蓝色的围巾,以及上面放着一个精致小巧的巧克力。

“本想多买一些的,但是这个巧克力太热门,我只抢到最后一个,所以……”

“谢谢。”

何安知道自己不能够让心情继续沉沦下去,但是他已经无法控制。对这个体贴的男人,对他这一份温暖而且可爱的礼物。

“你喜欢就好。”看着何安洋溢着幸福的微笑,程一文不自在的转过头。“戴上看看吧,我觉得店长适合蓝色。”

是因为自己忧郁或者懒散吗?一边这样想着,何安一边把手感柔软的围巾围在颈子上。那种温暖的感觉让何安就像驱赶了所有的阴郁一样,满溢出来幸福与舒适。

“如果知道会收到礼物,我也应该准备点什么。”

“店长多笑笑就好了。”程一文温柔的笑着说道:“真心的笑,那样店长会更好看。”

尽管想说“这么大岁数的男人被夸奖好看可不值得高兴”,但何安没有说出来,只是回应了更加温柔的笑容。

或许生活太过无望会让人用幻想来逃避,何安觉得这一刻自己可以逃进幻想里,幻想着这个男人在自己身边,自己真的可以喜欢这个人,不需要去在意这段恋情必然没有结果。

………………………………………………………………

直到情人节,何安一直都沉浸在幻想中。

其实生活和以前也没有什么不同,开店、忙碌,然后等着程一文下班到自己的店里吃东西,周而复始的日子,让何安觉得就这样生活下去一个人也不会太寂寞。

经过上一次恋爱,何安发现自己对于感情需要的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多。一个可以让自己好好去爱的男人,或许对于大多数人而言枯燥乏味的生活,而这些对于何安就已经令他满足了。

容易知足的人比较快乐,或许正因为想要留住这份快乐,何安开始更加努力的试图去扭转自己已经岌岌可危的生意。

“我以为你对于和我一起工作会更抗拒一点。”苏岩说着对何安眨了眨眼,然后将刚出炉的布丁递到女性顾客的手中,同样附送了一个充满魅力的微笑。

何安没有说话,事实上他的表现也确实出乎他自己的意料。看了一眼穿着料理服头戴厨师帽的男人,他记得这个人获得最佳糕点创意奖的时候,比现在要神采飞扬的多。

停止自己回忆曾经的事情,觉得沉湎于过去的自己才是最可悲可笑的,在重新审视自己之后,何安发现自己胆小的过头。

“店长,请给我一个巧克力慕斯。”

熟悉的声音让何安递出点心的时候定睛看了看,然后紧接着,他的视线全部被客人的笑容所占据了。

“程一文。”他惊讶的笑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程一文不好意思的笑着说:“听说这边的老字号糕点铺店庆,就忍不住来逛逛,其实也是想帮店长收集些情报啦。”

不太信任的挑眉看着对方,其实何安不用问也知道,自己店里在一个月之前就放着“Blue Rain”的庆典宣传手册,程一文一定会看到。而且他也能想象到,尽管程一文对于甜点并不像女性顾客那样热衷,但是却很喜欢凑热闹。

热闹的糕点铺店庆,程一文绝对会参加。

一边和站在旁边看自己制作糕点的程一文聊天,何安一边为自己有点了解他而沾沾自喜。

“这样一天都站着制作甜点会很累吧?”看着何安在巧克力慕斯顶端加上点缀的樱桃,程一文插嘴。“不过就算是在这里店长也是负责巧克力的部分。”

“从以前就很喜欢巧克力。”何安说着,露出了开心幸福的笑容。“郑师傅说我是因为缺乏爱,所以才这么喜欢巧克力。但是巧克力确实能够让人感觉到快乐,谁知道呢。”

沉默的望着何安好像在思考些什么,程一文认真的说道:“我觉得店长是真心喜欢巧克力,因为巧克力只有吃下去才会感觉到快乐。”

“我是查理吗?”(查理,《查理和巧克力工厂》的主角,下面的“威利·旺卡”出自同一部作品)

似乎对于何安抬眼看着自己的样子不太习惯,程一文错开视线,表情不太自在的嘟囔着:“威利·旺卡比较适合你。”

“真的吗?”听到对方意料之外的话让何安感觉到非常高兴,有点故作神秘的眨眨眼,他继续说道:“如果我是威利·旺卡,那么我就会知道你今天来这里,然后会在柜台下面藏一份礼物。就像——这样——”

说着,何安弯腰从柜子里拿出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递到程一文手里。“圣诞节的回礼,元旦的时候忙过头了,只能现在补给你。”

打开盒子,看着盒子里面用白巧克力以及糖浆做成的灯塔与大海,程一文瞪大了眼睛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如果你真的当了看守灯塔的人,我想我是没有毅力每天给你送蛋糕的。所以有灯塔蛋糕吃的生活就不算坏,不是吗?”满意的看着程一文的表情,何安也没有想到自己真的记住了程一文抱怨工作时不经意提起的,童年想成为灯塔看守员的梦想。而在做蛋糕的时候,想着这个孩子气的男人站在灯塔上守望的样子,何安忍不住露出笑容。

或许对于自己的生活程一文就像是一座灯塔,让自己不至于在感情的航道上继续迷失方向。

“这个是巧克力做的吧?”

情人节成双成对的粉红色气息让程一文的话带上了深意,也让一直只记得今天是店庆的何安在突然想起来这一点的时候脸颊涨得通红。

“我想……这个的重点应该是蛋糕。”

窘迫的说着,低下头将客人选择的蛋糕放进盒子里,何安觉得如果张开嘴,自己的心脏可能随时会从嘴里蹦出来。

似乎没有发觉到何安的局促,程一文耸耸肩。“不能再打搅店长工作了,我去四处转转,回头一起吃晚饭?”

尽管知道对方只是出于蛋糕的人情才想邀请自己一起吃饭,但是何安却因为这个的邀约而心情飞扬了起来。笑着点点头,看到程一文一边走一边回头说着“不见不散”,他不知道自己的笑容到底带着怎样的幸福。

然而在下一刻,何安觉得自己或许真的受到上天的厚爱,从无伤大雅的小玩笑,发展到令自己根本笑不出来的恶作剧。

程一文和一个穿着时尚漂亮的年轻女性走在一起,少女指着他手里的蛋糕盒子,程一文举起来,一边比划着一边温柔的露出了笑容。少女把长发拢到耳后,冬天的阳光很暖和,让她白皙如同贝壳一样美丽的耳朵显得很可爱,仿佛听到了什么有趣的话一样,她嘴角上扬,快乐的望着身边那个逗她发笑的英俊男子。

何安就像被施了魔法一样,身体无法动弹,他耳边仿佛有一个低沉诡秘的声音轻轻说着:“你的幻想结束了。”

顾客的催促让何安僵硬的动了起来,他早就知道会有这样一天的到来,但是他太贪婪了,总是希望能够让幸福多延续一段日子,就好像从别人的幸福储蓄罐中偷取一些时间,让他在幻想中更远的逃开现实。

现实依然来了,无论多美好的梦境总会有醒过来的那一天,何安又看了一眼已经走远的两个人,他觉得自己或许谈不上是否失恋,没有开始过的恋情,也就不会迎来结束的那天。

********************************

何安正在准备做一件他曾经做过的事,逃避。

春天已经到了,他觉得已经30岁的自己应该重新振作起来。放开一种习惯的生活,去开始一段新的生活。

当然,尽管认真的这样思考过,何安依旧认为自己是在逃避,而那些想法也是在自我欺骗。

不论怎样,从情人节那天下午,他没有等待程一文和自己吃饭就一个人先行离开,而在那之后他用和平常悠闲的步调不同的行动力,以最快的速度把店铺估价着手转让。

挑了一个最清净的时候到店铺收拾东西,觉得自己偷偷摸摸的就像在做贼,一边嘲笑自己,何安一边拿起自己最喜欢的调味罐。

看着店里的一切,他微微扬起嘴角。

果然自己无论是感情还是事业,都是失败者。

一心一意投入的恋爱,结果却是自己怀揣着伤痕离开;再次陷入的恋爱,却是还没有开始就已经宣告结束的单恋。有人说过,不擅长处理感情的人事业也会受到阻碍,过分理想化的经营导致的结果就是入不敷出。他曾经想过,就像投入恋爱一样的认真经营事业,每一点一滴都用自己的心血去灌溉,情人会背叛自己,店铺应该不会。

但事实上,事业是最现实也是最势利的恋人。

何安一直都希望,自己的店铺是能够让程一文感觉到放松愉快的地方,然而当最后一个经营下去的理由都没有的时候,何安发现自己这次放弃的比上一次要干脆的多。

在受伤之前就先逃开吗?何安发现自己这样的年纪也就增长了这样一点点胆小的智慧。

叹了口气,给自己冲了一杯巧克力奶茶,他想起前天苏岩来找自己的事。

“来和我一起开店怎么样?蛋糕店,你依然可以做喜欢的巧克力蛋糕。”

看着苏岩充满魅力的笑容,何安有点无力。“我不太喜欢你那种以我一定会加入为前提的邀请方式。”

“但是我记得,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你很喜欢我这一点。”

何安看看对方,他不太明白为什么这个人可以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好像三年多以前的事情只是做了一场梦,梦醒了就可以将彼此的关系恢复如初。

“如果我没有记错,那个时候我也很喜欢你这个人。而现在,完全不。”

苏岩微微俯下身看着何安,他轻轻的带着几分无奈的宠溺,微笑了起来。

“虽然这么久你确实变了很多,但是我还是和以前一样的喜欢小安。”

喜欢到随时可以一脚踢开吗?何安这样想着,也跟着露出笑容。

“刚刚已经说过了,不要用那种以我依然喜欢你为前提的方式开口。”面对着苏岩,何安不知道一段新的恋情对于他会这样重要,重要到他几乎可以不去在乎曾经发生的事情。他浪费了三年多的时间才明白抚平伤口的方式就是接受一段新的恋爱,但是他发现的太晚,而那段根本不可能的恋爱又将成为他新的伤口。

看着何安沉默了几秒钟,苏岩点燃香烟,换上了公事公办的表情。

“那么我以合伙人的身份来邀请你怎么样?”环视了一下何安店铺的四周,他继续说道:“我听说你想把店铺转让出去,所以比起另外开张,和我一起合作应该是个很好的提议。”停了一下,觉得何安的沉默似乎是在让自己讲下去,苏岩接着游说:“我不缺什么,名声和资金,上一次大赛的桂冠让我即使手艺并不出众也得到了不错的口碑。而小安你,对于糕点的热情却是我所没有的。因此我需要你,真的。”

何安觉得自己无论什么时候都没有办法拒绝这个人诚挚的眼神,他错开视线,尽管那种深情诚恳的眼神让他无法自已,糕点大赛时候的情形依然让他清醒过来。

没有人会在同一个地方跌跤两次,何安也不会。

“苏岩,你应该知道,我不会再帮你第二次。”没有看着对方,何安怕自己因为想起当初心碎的种种而流下眼泪,在已经事过境迁的现在,为了当初的伤害再次落泪的他已经不能仅仅用“可悲”来形容。

“但那是我们的梦想,不是吗?”握住何安的手,似乎为了让他看清楚一样,苏岩把彼此的手举到眼前。“我已经离婚了,我们可以实现我们当初的梦想。我们说过要一起开一家店,你忘了吗?”

对方的眼神让何安想起了曾经,那个时候还年轻的他总是用憧憬的目光望着温柔的恋人,他梦想着有一天可以一起开一个小小的店面,一直在一起生活,生活中被恋人和糕点占据,无论怎样都会是幸福的像梦一样。

但梦终究是梦,破碎了就再也找不到原来的痕迹。他记得发现苏岩和自己渐行渐远的时候,他痛苦过挣扎过,并且为了守住这个梦想而牺牲了这辈子或许都不再会有的机会。

何安的眼神渐渐变得冰冷了起来,自己的感情以及对于糕点的热情都被对方利用过了,而如今对于已经只剩下残骸的自己,也依然不能被放过吗?

“在你离婚之后第一个想到的是我和我们的梦想?”

他微笑着,轻声问道。

“是的。”

“但是在梦想和现实之间你上一次选择了后者,不是吗?”直视着苏岩,尽管面对曾经的失败是件困难的事情,但是他知道,往往有的时候他不得不这样做。而且他知道,面对了曾经逃避的事情,接下来可能会容易得多。苏岩似乎没有想到何安会这样说,一时间不知道应该继续说些什么,只是停顿了一下,何安继续了自己的话:

“选择的机会只有一次,你不能重新来过。”

何安忘记了苏岩是怎样离开店铺的,他只记得那个时候苏岩的表情是从未有过的复杂。时至今日他已经不想去揣测那个人对自己还有没有感情,他知道,自己在曾经那个人生转折点的时候因为苏岩的感情犹豫过一次,而这一次,他没有再犹豫。

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何安觉得自己至少在第一次摔倒的地方爬了起来,这让他心情舒畅了一些。

但是接下来,店门口的铃铛响起以及出现在门口的那个人,却让他难得舒畅的心情再次变得黯淡。

然而对方并没有感受到何安心情抑郁一样的迈着轻快的步子走到吧台前,坐在吧台凳上有点担心的看着何安。“店长一直都没有开店,身体不舒服吗?”仔细端详着何安的脸色,他继续说道:“果然一个人开店还是有点勉强,店长应该更注意身体。美国人说得好,厨师的话胖一点反而更受欢迎,不是吗?”

似乎并不知道自己已经决定关门的程一文让何安不知道该对他说些什么好,跟着他说的笑话露出有点勉强的笑容,何安看到他在包里翻找着什么。

“店长猜我找到了什么?”抬头很兴奋的望着何安,程一文把一叠打印好的资料推到他的眼前。

好不容易扬起的笑容在何安嘴角凝固了,资料上的照片里有着令何安熟悉的、自己年轻的脸庞,他和一群同样年轻的厨师站在一起,手中捧着精心制作出来的蛋糕。

照片里面的何安在雀跃的笑着,那样发自心底的快乐,捧着自己的心血之作等待着下一轮的挑战。

他看着曾经的自己,也看着站在自己身边曾经年轻的苏岩。过去的事情被印在纸上呈现在自己面前,何安发现自己以为自己跨过了那条障碍,但是他错了,当他真正直面这些的事情,他感觉到胃在绞痛。

“店长居然参加过比赛,业界说如果不是比赛时候生病未能参加,店长有希望进入前三甲。”程一文一边说着一边露出幸福的笑容。“我在吃这么棒的料理,那天还是第一次意识到。”

何安再也无法笑出来,默默的看着程一文,那个人似乎在为自己能够有那样的成就而感觉到雀跃,然而经历过事实的自己却只能感觉可悲到可笑。

“我那天并没有生病。”看了一眼露出不解目光的程一文,何安把目光集中在冒着热气的杯子上,淡淡开口。“真正比赛那天,我没有生病,而是退出了。”

“为什么?”

程一文的问题简单的脱口而出,何安尴尬的笑了起来,如果当初他可以问问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究竟值不值得,或许今天一切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苏岩希望成为冠军。”指着照片上那个神采飞扬的男人,站在他身边笑的幸福灿烂的自己,看在何安的眼中却像是陌生人。“我把自己的创意送给了他,我希望他快乐……”何安深吸了一口气,抬眼看着一脸茫然的程一文。“因为我喜欢他,他曾经是我的男友。但是我们最后也还是分手了,因为他要结婚,而我的梦想是开店。”

对圈外人出柜似乎并没有何安想象中那么困难,尤其那个人是自己喜欢的男人。

“抱歉……”程一文也有点尴尬,不自在的抓抓头,他似乎不知道该说点什么来缓解一下僵硬的气氛。“我让你想起不愉快的事情了。”

摇摇头,何安只是笑了一下。

“但是店长的手艺被肯定了不是吗?”

“都过去了。”何安没头没尾的打断了程一文的话,然后看看对方,他微笑了起来。“比赛也好手艺也好,都已经过去了。而且……这家店铺也要关门了。”

“什么?!”

程一文突然间站起来险些让吧台凳倒在地上,想象中类似于道谢或者道别的话还没有说完的何安抬起头,讶异的看着那个明显激动过头的男人。

“为什么要关门?因为那个男人又来找你了吗?还是其他的什么原因?”

尴尬露出有点窘迫的笑容,何安不理解只是失去一个吃饭的地方为何会让程一文这样激动。

“经营不善。”耸耸肩,他试图像平常一样轻松而且平静的结束他们最后一次见面。“或许我制作糕点很在行,但是我想我没有经营的才能。”

“只是这样就放弃了吗?”程一文像被火烧着一样跳起来,用力拍着吧台,大声的说着。“只是因为没有才能就这么干脆的放弃了吗?这个店铺难道不是店长的梦想吗?”

一连串的问题从程一文的嘴里问出,让何安不知道应该怎样回答。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个人会这么激动,以至于让他不知道是否有必要把这些问题解释给一个客人。

“比赛也好感情也好,轻易地放弃了这些之后,店长下一个放弃的是自己的梦想吗?”

轻易的——放弃?

何安先是愣了一下,然后他不知道为什么开始笑了起来,就像听到了半辈子最大的笑话一样的哈哈大笑着以至于让肩膀跟着抖动了起来。然后泪水因为大笑而从眼角流了下来,但是他依然没有办法停止自己,不断地大声笑着。

“轻易地放弃?”何安重复着这句话,一边擦拭着眼角的泪水一边试图让自己停止大笑。“轻易的放弃?你是说轻易的放弃吗?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能让你说出这样的话?”

他看着程一文,那个男人显然因为他的失态而愣在那里,盯着对方的眼睛,何安不知道自己此刻的笑容倒影在对方眼里究竟会是怎样的悲惨。

自己是用什么样的心情放弃摆在眼前的机会,而又是用什么样的心情目送着自己的恋人和别的女人走进婚姻的礼堂。放弃是一件轻松的事情,但这并不代表选择了这个结局的自己从没有挣扎过。他想要让自己爱的人快乐,也因此任凭那个人选择了婚姻的承诺自己一个人躲在角落默默地舔舐伤口。

但无论怎样,放弃就是把一切都化为乌有,然而还有谁能够比何安更清楚这一点。

无论是感情还是才能,自己亲手把这些都变成“零”的时候,又有谁能够体会他的心情。

“你对我的了解有多少,到底有多少!?”

猛然站起来,就像把所有的积郁全都爆发出来一样,何安大声吼了起来。“我不需要别人对我的人生指手画脚,更不需要一个陌生人来戳指我的生活!”瞪着程一文,何安一旦开口就无法停止下来一样的说着。这个男人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付出了多少努力,不知道这个店是他最后的希望,更不知道这个希望其实是他给自己的……

他什么都不知道,他不知道自己喜欢着他,不知道自己再一次喜欢上一个人需要多大的勇气。

何安是胆小软弱的,选择了放弃之后他只知道去逃避。但是,面对过于残酷严苛的现实,他又能怎样?

“店长……”

“你又能了解多少呢?”仿佛所有的力气都因为刚刚的怒吼而用尽了一样,何安跨下肩膀,声音很轻。“你知道的只有我在蛋糕里放了多少巧克力。其他的你还能知道什么呢?”

抬眼看着不知所措的程一文,何安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仅仅是一个吧台桌。程一文是他的顾客,他们之间的关系比一片巧克力脆皮还要脆弱。

一直存在着幻想的人是何安自己,而现在,是一切结束的时候了。

纸巾被程一文拿在手里默默地递到何安面前,到这个时候何安才意识到自己已经泪流满面。他不知道自己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哭泣的,他也说不清自己是因为什么而哭泣。心口空荡荡的感觉让他没有一种释放出来的解脱与轻松,相反的,和以前还能够怀揣着一个不切合实际的梦想离开不同,一无所有的空虚感让何安感觉到窒息。

程一文依然站在何安的面前,那种为难和不知所措让他看起来像个搞不懂自己为什么犯错的孩子。

何安低下头,此时此刻,他觉得程一文继续站在这里只能让已经凄惨的自己更加狼狈。

“你该走了。”

他轻声说着,几乎是在乞求。是该结束的时候了,无论什么,都应该结束了。

………………………………………………………………………………

对于何安而言,结束一段经营痛苦程度不亚于结束一段持久的恋情,但就像他对自己曾经的恋情一直存有留恋一样,当真正结束营业的那天到来时,他依然感觉到伤感。

送走了还有其他业务的中介人,何安觉得有必要留下来亲手将店铺的钥匙交给这里的新业主。尤其在知道对方依然会将这个地方当做甜品店以后,他觉得自己更想见一见这里未来的主人。

当然,或许可以说是他最后的私心存在,他想在这里一个人呆一会儿,直到这个地方再也不属于他为止。

坐在空荡荡的店里,似乎这里比何安的住处更像他的家,他想起自己小时候因为搬家而哭泣的经历,微笑起来,他觉得人生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不断的重复着奇妙的轮回。

他陷入恋爱,失恋,离开;然后再次陷入恋爱,失恋,直到离开。

站在店里,何安像第一次看到这个店铺那时候一样仔细的看着这里的每一个角落。三年多的时间让他在这里留下了生活的痕迹,这里曾经是他生命的一部分,但今天结束,这里就要成为他生活的历史。

停止自己继续产生会让他在这里嚎啕大哭的思绪,何安坐在吧台凳上。他看着料理台的内侧,自己一直都站在那里,从来没有想过在这个地方看着忙来忙去的自己,会是什么样的感觉。

程一文是怎么看自己的呢?经历过上次的事情或许他已经把自己定义成了一个胆小鬼或者疯子。再也没有什么比和自己心仪的对象以不愉快的回忆作为收尾更郁闷的,但万幸何安已经不需要再去计较这些。

单恋的种种愉快与辛酸随着这家店都要一起成为过去式,而自己所要做的,或许应该是用剩下的食材做点什么来迎接店铺的新主人。

而当巧克力薄饼出炉的时候,店铺的门被无声的推开了。

“你的铃铛被偷了?”

看着意料之外的对象出现在自己面前,何安轻轻咬住嘴唇,然后露出一个轻松的笑容。

“那是我最喜欢的东西,没有办法轻易放弃。”

尴尬的笑起来,程一文坐在几乎成了他专用的那个吧台凳上,抬眼看着何安。

“我欠你一个道歉。”他说道,“你说的对,我没有资格去指摘你曾经的生活,因为我不了解那些,也不应该去评判别人的感情和选择。即使作为一个朋友,我想我也应该尊重你的选择和生活,而不是轻易地做出评价甚至于指责。”

何安觉得自己不太适应这样直截了当的道歉,程一文总是这么直率,无论是称赞或者是指摘,他的真诚以及直率让何安无法停止去喜欢他。

“那些已经过去了,我不介意。所以如果你是被薄饼吸引进来的,我愿意和老朋友一起吃点东西聊聊天;如果你是来继续和我研究我的生活到底在什么地方出了问题,那我可能会端走巧克力薄饼。”

即使是一切都要走到尽头的时候,何安依然愿意留下一份美好的记忆。他看着程一文,就像自己第一次发现喜欢上他那时候一样,温柔的笑着。

“两者都不是,而且有可能让你觉得不愉快。”手肘放在吧台上,探过身体看着何安,程一文露出孩子般狡黠的笑容。“另一件事你说的也没错。”

“什么事?”

“你确实没有经营的才能。”

觉得这个人在今天跑来告诉自己这些事情简直是莫名其妙,看着对方像上一次一样从公文包里掏出一些资料,何安觉得有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似乎没有在意何安无奈的表情,程一文戴上眼镜说道:

“为了追求甜点优质的味道,店长一直都在使用高级食材,就连最基本的奶油,你都选择脱脂后的高级品。”透过镜片看着何安,程一文难以置信的摇摇头。“而且为了成为能够让所有人都可以享受美食的地方,店长的甜点价格却只维持在中档。”叹了口气,看着耸了耸肩有点尴尬的何安,他有点无力。“这种经营理念能够将店铺支撑三年多,真的很不可思议。”

“你可以说这是威利·旺卡的奇迹。”

“店长的笑话一般都并不好笑。”

程一文的指摘让何安有点尴尬,无趣的撇撇嘴,将一小片巧克力薄饼放进嘴里,他说道:“我只是想表达,另一个奇迹就是这个店铺居然卖了个不错的价格。”他不知道程一文是从什么地方调查到了自己的经营情况,但是既然程一文能够调查到这些,也应该能够调查到何安店铺的转让价格。

在自己尴尬之前先说出来或许会好一些,这样想着,何安故作轻松的挑了挑眉。

“我知道。”程一文有点遗憾的说着,“这是我做的最差劲的一笔生意,差到不能让业界知道这件事?”

“生意……和业界?”何安交抱着双臂,微微蹙眉。“似乎你有很多事情要解释。”

忽然想起来什么一样,扬了扬眉,程一文把嘴里的巧克力薄饼咽下去之后开口:“事实上买下这里的人是我,而我是个风险投资顾问。”满意的看着何安的表情从疑惑变成惊讶,他点点头。“如果按照我一贯的准则,会把转让的价格压低到让你躲在被子里哭泣的程度,而事实上我却没有这么做,不是吗?”

“……我一直以为你是做业务员之类的工作。”

意料之外的事情让何安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他一向不擅长应对突发事件,因此当脑子里乱哄哄的时候,他选择了最无关紧要的一句话说了出来。

“也差不多。”注视着脸色不停变换的何安,程一文的笑容很温柔。“就像你说的,我们彼此认识了那么久却意外的像陌生人一样不了解。”

“因为除了这里我们没有什么交集。”何安咽下了后半句话:但即使是这样,他也依然喜欢上了这个男人。

垂下眼帘,他试图让自己不去注视程一文的视线,那个人的目光太过于温柔,他怕自己再一次愚蠢的对那双眼睛的主人有所期待。

“所以我不想放弃这里。”程一文的声音激动起来,手向前探了一些停在何安的手边,然后他沉默了一下,继续用平常一样的语调说道:“是我拜托中介的王先生对你保密新业主的名字,因为我猜测如果你知道是我要买你的店,你大概不会卖给我。”

何安挑挑眉,或许他们彼此并不了解太深,但是程一文依然清楚自己的个性。

没有等何安做出反应,程一文自己继续了话题。

“我希望这家店依然由店长来经营。”

“这是怜悯吗?”何安瞪着对方。他不需要别人来成全自己的梦想,那种同情让他觉得自己越发的可悲。

“我也希望店长可以快乐!”

程一文突然闭上嘴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看着何安,表情无法形容的复杂。“我不希望店长这么努力最后的结果只能是放弃,这不是店长应得的。”

何安牵了牵嘴角,想要露出笑容,看着那个人总是直视着自己的目光,他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好。

“在经营上,我输了,这没有办法改变。现在这里已经是你的店,即使是作为朋友的你希望我来经营,我也不会接受。”

不甘心的瞪着何安,对方的眼神告诉程一文,他决定了的事情是不会那么轻易改变的

然后程一文飞快的在公文包里掏出支票簿,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飞快的在上面写了一串数字。

“店长!签字!”

将支票簿推到何安面前,程一文几乎是命令道。

何安看了一眼上面的数字,那差不多是自己店铺一半的价格,似乎明白了什么,他看着程一文,并没有签字。

“我想和店长一起经营这里。”程一文说着,露出令何安无法拒绝的诚恳笑容。“店长不擅长的部分就由我来补足,这次一定可以成为一间不错的小店。”

“为什么?”何安不知道自己到底想问什么,他为什么执着于这个店铺?为什么要帮助自己?还是其他……

“商业方面来说,这份投资应该可以扭转我先前花巨额购进自己无法经营的店铺的不利局势,而且店长的手艺有足够的投资价值。”

犹豫的看着眼前的支票簿,这笔生意对于自己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程一文的答案却让他的心里有些不快。

他依然在有所期待吗?如果是这样,他是不是不应该接受这个邀请。

“店长,你还喜欢那个人吗?”

“……大概,还喜欢吧。”微笑的看着程一文,何安回答了完全相反的答案。“我总是喜欢上错误的人。”这句话,他确定是事实。

程一文没有说话,却默默的将手指小心翼翼的重叠在何安的手指上,轻轻的、缓缓的抚摸着。

“怎么办,我喜欢店长。”

这是自己说谎的报应吗?

并没有挣脱开程一文的手指,何安低下头,为了掩饰自己的苦笑,而在支票簿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下巴被抬起的瞬间嘴唇被对方覆盖在了上面,轻轻一碰,就好像做梦一样,何安看着程一文放大的笑容。尽管带着眼镜看起来有些陌生,但那种孩子气的笑容却依然如初。

“但我还有机会,不是吗?”

何安转移开视线却无法控制嘴角上扬,巧克力薄饼的味道飘荡在空气中,就像是被巧克力中爱的因子感染一样,何安轻轻握住了程一文的手。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