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哔

白惟(velownica)的小居

 
 
 

日志

 
 
关于我

喜欢H喜欢LG喜欢LP们~~~ 偶是女王~~~ 有事可以在这里留言,女王的联系方式当然不是能够随便说的~~~

《边缘恋爱》第一章 意想不到的兄弟重逢  

2008-06-23 23:35:38|  分类: 女王的破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Tim一直都坚信“人生有得必有失”这句格言。譬如现在,他面临着吃牢饭的危险——事实上他已经吃了一顿了。但是能够看到他的老伙伴之一穿着价格不菲的白色套装抱着一大堆垃圾食品走进隔离间还是一件比较划算的事情。他喜欢划算的事情,当然反之,他讨厌亏本买卖。

“嘿,丽莎。你拿着纸袋的样子挺像个称职的家庭主妇。”吹了声口哨,Tim的表情绝对称得上欠扁。

“闭嘴!混球!”和自己淑女形象不符的把一大袋食物用力扔在桌上,丽莎的情绪显然濒临爆发边缘。“你以为我多久没进过超市了!”

在这个时候乖乖选择了闭嘴,Tim拿出巧克力威化叼在嘴里,虽然心里有点想知道这个女人平时到底靠吃什么生活,但是因为怕得出来的结论是“男人的精气”这种贴近于十文字椿类型的答案,他选择了继续大嚼着他久违了几个小时的最爱。

“昨晚过得怎么样?”优雅的坐下,交叠起让无数男人想入非非的性感长腿,丽莎关心的问道。虽然觉得这个小子如果真的能让谁好好修理一下可能会很解气,但是她依然保护过度的总是不能丢下他不管。

“凑合。”把一颗仙贝丢进嘴里,看了看手里的包装,他有点后悔为什么没有嘱咐丽莎不要买原味的。几美分的差价而已,当然还是辛辣口味最好吃。“看起来美国政府改善监狱伙食的传闻是真的。这样的话去吃牢饭也不会那么难过了。”

“我是问你有没有被人欺负!”压抑住对于Tim答非所问的怒火,丽莎低吼道。果然十文字椿的提议是对的!这小子应该多在监狱里待上几天!

“完全没有。”干脆的回答,Tim笑得一脸灿烂。“还有个好心的伙计把自己的牛排让给了我。美国真民主,好人随处可见。”说着,他冲着刚好被警察铐着路过门口的大块头喊了一声:“嘿!伙计!谢谢你的牛排!”

丽莎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睡眠不足,不然要怎么解释她刚刚看到那个足有2米高的大块头顶了一只熊猫眼并且在看到Tim的时候身体明显哆嗦了一下。该死!直到刚才她还在担心这个问题儿会不会被人欺负,现在看来她应该担心Tim别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再惹出什么乱子来……

“我不得不通知你,Tim。”

“嗯?我被解雇了?”在拨开巧克力包装纸的过程中停顿了一下,Tim用自己不多的脑细胞揣测着最坏事态的可能性。如果他真的被解雇了,那么这些吃的会不会让他自己掏腰包?

“你在做白日梦吗?低能!在我说话的时候不许打断我!”

“抱歉。”Tim嘟囔了一声。觉得自己没有被解雇就算不上什么大事,把脚搭在桌子上,他继续嘟囔着:“其实坐牢没什么可怕的,你不用太难过,常来看看我就好了。毕竟我会很想你的。”

Tim的话弄得哭笑不得,丽莎从以前就时不时的想要把这个人的脑袋敲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些什么。豆渣吗?

“你的律师就要到了,美国政府不会再请你吃免费午餐了。”她尽量不发火的说着。

“公司请的?”喝了口可乐,Tim补充道:“希望别太贵。”

“暂时公司不具备这项福利。十文字椿帮你请的。”看看表,丽莎又看看门口。“应该就快到了。”

“你去打扰他宝贵的早上睡眠了?”Tim一幅“你真有胆量”的表情看着丽莎。

“不,昨晚。”丽莎紧接着说道:“他正骑在某个男人身上的时候。”

愣了一下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如果中间没有隔着桌子,Tim一定会兴奋的用力猛拍丽莎肩膀。“时机选的太好了!如果那个杂种没有把他‘固定’住,他肯定会跑过来给我们一人一刀子!”

“谁知道他回头会不会补上那刀。还有,停止你的下流说法!”撇撇嘴,十文字椿是同性恋而且来者不拒已经不是什么新闻了,丽莎没有告诉过Tim,她还曾经在十文字椿和男人打得火热的时候闯进去交代任务。“听说是个不错的律师,就是上次帮他打官司的那个。”她换了个话题。

“哦,那绝对是个天才!”Tim毫不吝啬的赞美那个根本就没见过的律师。“要知道,椿那家伙的罪名足够他死十次了!那个案子绝对是个奇迹!”

“抱歉在你们讨论奇迹的时候打扰你们。”

不高不低的男中音响起,对于背对着他的丽莎而言,那种声音很熟悉,但是对于正在和那个人对视的Tim而言,可能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喂!你……”

Tim发誓自己一辈子都没有像现在这样狼狈过——他因为看到了那个律师的脸而从椅子上摔下来,而嚼在嘴里的仙贝也卡在喉咙里让他呼吸困难了起来。

同样的,律师也僵硬了一下,但没有Tim这样狼狈,只是有些尴尬的推了推无框眼镜。

“嘿……我们是不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兄弟。”从地上爬起来,Tim一边咳嗽一边难得的结巴了起来。

“大概是今天早上在镜子里吧。”显然已经从刚刚的惊愕中恢复了过来,拉开Tim对面的椅子,一边打开公文包律师一边说道:“至少有一点你说的不错,兄弟。”

“对你的幽默感我不表示赞同。”重新坐回椅子上,Tim皱着眉说道。

交替的看着两个男人说些她听不懂的话,丽莎觉得她可能真的需要一副眼镜——如果她没有眼花,那么为什么她会觉得十文字椿请来的律师长得和Tim一模一样。

“我叫罗伊·威瑟。”打量了一下除去一些诸如发型、服饰等人为因素以外可以称得上和自己一模一样的Tim,律师自我介绍道:“因为以后几个月可能要一起办事以及其他一些不可抗力的因素,所以你可以叫我罗伊。”

“你们……”

“根据保释程序,请问委托人你的姓名。”拿出文件,打断丽莎的插嘴,罗伊公事公办的看着眼前不怎么愉快的Tim

虽然在心里笃定这个人绝对不可能忘了自己叫什么,但因为被那双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眼睛严肃盯着,Tim决定还是乖乖合作。

“朋友们都叫我Tim,本名是‘本·威瑟’。”就冲这种土的掉渣的名字,Tim就干对上帝发誓,这个家伙是在装傻!

“等等,你们是亲戚?”抢在罗伊提问之前,丽莎插了一句。如果真的是亲戚,那么就不难解释这两个人为什么会和一个模子里做出来的一样了。

“啊,算是吧……旧识。”Tim无力的回答,“回头再和你解释,这事儿有点复杂。”

“我们在还是受精卵的时候就认识了。”罗伊平静的回答。

“我应该感谢你没有把我们的相识追述到精子的时候。”咬牙切齿的,Tim瞪着罗伊。

“因为我觉得赛跑的时候应该没有空闲交谈。”

“噢……好吧。看在我们认识了这么久的份上,拜托你能不能快点办事。”最后一句话从Tim嘴里说出来几乎是在哀嚎了。

“那么,年龄。”

“我们是双胞胎!你自己填!”一把抓住罗伊的领子,一个晚上的折腾再加上刚刚的惊吓,Tim承认自己有那么一点点暴力倾向。

“我承认是我的教育失误,不过,你抓着我,我什么都做不了。”举起手,露出一个没诚意的笑容,罗伊的黑眼睛透过镜片看着自己兄弟那双显然经过了加工的蓝眼睛。

松开手看着罗伊忙着填写一大堆表格,Tim不怎么耐心的补充道:“别说的好像我们关系很要好一样,我们20年没见了!还有,你小时候比现在可爱多了。”

又虚伪的对着兄弟笑了一下,罗伊点点头。“你说得对。不过你爱吃零食这个毛病和小时候一样可爱。”

忍耐住想要揍人的心情,Tim决定在他解决完所有文件之前,他所说的一切都不合他计较。

Tim的兄弟,而且是同卵的双胞胎。已经被忙着斗嘴的威瑟兄弟遗忘在一旁的丽莎露出一个看好戏的笑容。天知道十文字椿是从什么地方把这个人挖出来的。如果不是长得一模一样的话,这两个人是兄弟这回事听起来会像是个笑话。不过丽莎也不得不承认,威瑟家的血统真是不错,无论是沉稳可靠一幅精英派头的威瑟律师,还是和时下年轻人一样时髦的Tim,都是在人群中相当抢眼的帅哥。

想起来威瑟律师曾经帮十文字椿解决过那样棘手的案子,丽莎觉得这个男人和几乎只有外表可取的Tim绝对不能一概而论。不过如果可能的话,她倒是真的想要问问威瑟兄弟的父母,到底是什么样的养育方式让这对兄弟的智商呈现如此的极端化。

“签名。”

看看已经被填好的表格,Tim不得不承认罗伊的字写得很漂亮。“签哪个?”这时,他终于想起了丽莎的存在,然后有点无助的看着唯一的救星——他实在不愿意把自己和那个老土到变态的名字挂钩。

悠闲地把视线转移到罗伊身上,丽莎表示自己绝对不要求发言权。

“快点。”

罗伊微笑的看着Tim,但后者敏锐的从那个人的微笑后面读出了威胁——“你要是敢签‘本·威瑟’以外的名字,我就把你再踢回监狱去!”

虽然并不介意吃几天牢饭,但自由就在手边这么近的距离他实在没有理由放弃,觉得自己屈服于自由并不算太丢人,Tim无力的翻了翻白眼。就当是签别人的名字好了,自我安慰着,他在文件上签了自己的名字。

“我讨厌带有微笑的威胁。”

“但接受威胁总是明智的。”扬扬眉,把文件递给丽莎,罗伊愉快的说道:“不过恭喜你,你暂时获得自由了,亲爱的弟弟。”

“不过晚了10分钟而已!”愤愤的说完,Tim用比自己想象中更快的速度冲向了门口——再多对着“自己”一秒钟他就绝对会崩溃了!

 

 

Tim从警察局里出来以后,他想过无数个点子来让自己本来应该和平常一样快乐的一天继续快乐起来。但当肚子又一次不给面子的叫了起来的时候,他觉得先去填饱肚子应该是个不错的主意。

快餐店一向是他喜欢的地方,这种地方实惠而且可以吃的很饱,从以前到现在他都不太理解十文字椿为什么会喜欢上奢侈的生活,或许是因为他那种骨子里透出来的高贵?回忆了一下他们以前灰头土脸过日子时候的窘况,Tim觉得他还是很喜欢椿以前的样子,现在的椿让他感觉有些遥远,虽然他们亲近依旧,但是椿那种更加疯狂堕落的样子让他的心里很不好受。

这样想着,Tim觉得自己有点想要给椿打个电话,掏了掏口袋,他惊讶的回忆起来——昨天晚上打架的时候他的手机很不幸的被踩成了碎片。

有点郁闷的叼着薯条看向快餐店窗外,直到现在Tim还为自己进了警察局而感到一头雾水。

本来在夜店里泡妞和为女人打架都是很平常的事情,但昨天在和别人打架的时候Tim总觉得并不像斗殴而像自己在单方面的伤害。然而真正不对劲的地方,却是那个热情火辣的美女在他们发展出良好关系以后竟然污蔑自己强奸。

事情很不寻常,即使没有冷静想想也会觉得一切都太蹊跷了。没有扳倒椿就要修理自己吗?这样一来就不难理解丽莎为什么会这样紧张自己在看守所里的待遇了。

事情很棘手啊。

本来以为他的工作性质比较安全,但是意想不到的事情永远都会存在。不过现在他自由了,估计接下来的日子里只要少抛头露面就可以避免很多不良事态的发生。

这样想着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到处乱逛比较安全,警察局的事情有他的哥哥在应该让那帮税金小偷讨不到什么便宜。怀揣着这种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而来的自信,Tim又叫了两份快餐外卖以后决定还是回家去舒舒服服睡一觉比较明智。

不过,那个好像从天而降一样的哥哥……一想到接下来的日子里还要继续面对着“自己”,Tim的心情又一次跌落低谷——虽然他信任罗伊的能力,但是他实在是不希望和那个人多打交道啊啊……

 

 

冷汗顺着罗伊的额头流了下来,虽然看过很多次枪支,但是真的被那种冰冷的武器抵住太阳穴的时候,他依然本能的产生了恐惧。那种东西让他没有任何真实感,但是看到那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上带着冰冷的杀气,以及那双蓝眼睛中透出的冷酷,他意识到自己下一秒就会被这个男人杀死。他甚至于没有听到一点动静,直到枪口顶上来的时候,他还在和自己的雇主通电话。

但是,随着“咔哒”的轻响,那冰冷的凶器远离了自己,而那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又露出了和在警察局时一样的不耐烦。

“嘿!你怎么在这里!!”

用枪指在罗伊的脑袋上,如果Tim没有控制住自己的手指扣动了扳机的话,那么他不用任何人栽赃陷害就可以乖乖的进监狱去了。杀害无辜的市民,尤其那个人还是个律师,Tim拿不准这样的罪名要让他白吃白喝美国政府多久。

做了个深呼吸,看着自己的弟弟熟练的把枪放回了腰上的枪套中,罗伊藏在镜片后面的眼睛不自觉的眯了起来。

“我找到了钥匙。”

露出一个无害的笑容,罗伊却发现自己的职业笑容对弟弟无效。

“你算是非法入侵吧,罗伊·威瑟先生。”

不快的看着自己的哥哥,Tim觉得自己真的很佩服自己的忍耐力。至少他没有继续用枪指着这个人命令他立刻离开自己的客厅,而且勉强保持了公民最基本的礼貌。

“我得到了许可。至少是一份委托。”罗伊依然虚伪的对弟弟微笑,拿起依然没有合上得手机,屏幕上显示着刚刚通话的对象是十文字椿。“需要听电话录音吗?”

基于罗伊的律师费听说是椿在掏腰包,Tim只能泄气的依靠在墙边,看着那个和自己被椿和丽莎称为“垃圾回收站”的客厅显然格格不入的优雅男人,无力的问道:“他都委托了你些什么?”

“十文字先生请我‘照看’你些日子,至少要等到风头过去。”

摆摆手,看着“自己”的脸上露出优雅而虚伪的笑容还真是一件会产生心理压力的事情,Tim转过脸,不耐烦的继续说道:“好吧,你看过了,可以请回了。”

笑容更加深了一些,推了推并没有下滑的眼镜,罗伊在和客厅同样杂乱的沙发上优雅的交叠起双腿换了个更加悠闲地坐姿,和平常一样不紧不慢的开口:

“如果是委托,我已经做到了。但是因为我们之间另一层更加亲密的关系,让我觉得有理由更加负责的照顾你。毕竟你最近不太安全,尤其是到人多的地方。”

“等等,你是什么意思?”

不得不承认,尽管是一模一样的眼睛,但是被那双眼睛看着,Tim更本能的感觉到有什么事情比他想象中更糟糕。

“说简单点,”罗伊的笑容很优雅,然后,他愉快的说:“亲爱的弟弟,我‘暂时’要和你一起住。”

“什么!?”Tim现在无比的希望自己是在幻听。

保持着愉悦的笑容,罗伊说着:

   “我想我们会相处愉快的。亲爱的弟弟。”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